Carlito’s Way

carlitosway.jpg
 
  岁月如流,旧歌如梦。有些电影看过就忘了,有些永远的留在记忆中。于是找出来再看一遍。从前看觉得是好的,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好,好在哪里。前天夜里百无聊赖,手边刚好有一部Al Pacino的‘Carlito’s Way’,重温之后伤感的像一只断翅的蝴蝶。生死与爱情是永恒的让你看了睡不着觉的主题。比如’Love Story’,比如‘Titanic’。但是就像Jack Daniels加一些Coke才更有味道,这类电影掺些别的元素,比如黑帮,往往更耐人寻味。’Carlito’s Way’就是一杯比例完美的Jack Daniels + Coke。
 
  本该蹲30年,5年就神奇假释的亡命之徒Carlito (Al Pacino)出得牢来,发现有两件事情不太对头。第一件是5年不见,女孩子的裙子短的连屁股都遮不住。(他出狱的时候是公元1975年)第二件是,自己居然成了黑社会里年轻一代顶礼膜拜的传奇前辈。(纽约黑帮竞争激烈,五年人事几翻新-作者注)第一件还好说,这第二件对于胆气已颇为消磨的Carlito真是个要命的好消息。不想立马就碰上毒贩子火拼,Carlito奋起自卫,把子弹打光后屁滚尿流的一头钻进厕所,死活不敢出来。过了半天发现没动静,探头张望原来一不小心把所有人都灭了。好吧,威名又竖起来了,那就继续在刀口上讨生活吧。本来打定主意洗手不干的他,买了家黑社会club经营,准备攒够一笔钱就远走高飞-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这座城市,这个自由世界?-什么都放得下,除了她。Gail。他曾经的恋人。他想忘记她,偏偏还是想起;他知道不该再去找她,可他还是去了。于是悲剧在这一刻就已注定-他飘然去见她的那一刻。因为若不是为了牵绊她,在最后他就不用赶到火车站,去投奔那个陷阱,一个人他有一千种方法能安全的离开美国。
 
  这让我想起了同样没跨过这道坎儿的另一条好汉,‘Leon’里的Leon。Leon和小女孩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小女孩睡着后Leon从椅子里暴起荷枪实弹潜至她身边,以枪指其头,犹豫再三而终未下手。于是最后Leon只好为她死。当然Leon对于小女孩爱和同情哪一个更多些很难说,但这更证明了’英雄难过美人关‘的此言非虚性-有一些些情意都尚且如此,情深意厚那还了得?!类似的其他好汉还有很多,个个都是生龙活虎,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在此就不进一步提供黑名单,免得没看过的同志看起来没了悬念,要我承担责任。
 
  好吧,我们的主人公Carlito不幸的也是此类好汉之一,所以在片尾,他为了Gail,不能逃脱肚子上挨几枪的命运。他倒下之后的一段堪称经典。火车站墙上贴的一幅写着’Escape to Paradise‘的某海岛广告画慢慢地活了。金色的夕阳斜照岸边,风物如画,似乎都闻得到风中湿润的海的湿气,却又时辰已晚,一切朦朦胧胧,亦幻亦真。棕榈树下依稀看得出是Gail在翩翩起舞,姿态曼妙,风韵无限。她身边有几个小孩子正玩耍嬉戏,无忧无虑。Carlito的独白贯穿这最后一幕。他没有回顾任何事情,他只是在展望,在想象。他相信他的遗腹子会被Gail养育成一个更棒的Carlito;他幻想他若真的和Gail去到了那个天堂般的小岛,会是什么情境。收尾的几句真是连英雄听了都要掉几滴虎泪,几乎不忍再写一遍:’Get the milkshakes baby, last call for the drinks. The bar is closed and down. Sun is out. Where we go for breakfast? Don’t wanna go far, rough night. Tired baby, Tired………’(插一句,此等意境颇似我中土之两句古词‘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恐酒醒时候断人肠’)
 
  一夜狂欢,直至酒肆闭门。小寐片刻,便已天亮。亲爱的,最亲爱的,你想我们去哪儿吃早饭呢?不要去太远的地方吧,宿醉仍未过去。昨夜很开心,却也很伤神。去个近的地方,叫‘天堂’的地方好么。我累了,亲爱的,真的累了……….这段话若不是因为他就要死了,也许就不那么回肠荡气。可它分明是一语双关,明写在世外小岛上彻夜狂欢,次晨慵懒,‘我醉欲眠君且去’;实写他人生最后的感受。这一辈子就像瞎折腾了一夜,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了,该有新的生活了,却发现已疲惫不堪,寸步难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不想在人生的荆棘路上再跋涉的更远了。有个近的,容易的去处,叫天堂……….. 何必呢,Carlito。何必呢,Leon。当初你明明能选择,避开这种结局。都是为了女人,为了放不开的真挚的爱。也许还不如像’Age of Innocence’里的男主人公(Daniel Day Louis),毅然抛弃了他的真爱,与家族安排的女子结婚(Wyona Ryder),成功的避免了身败名裂,横死非命等等观众喜闻乐见的下场。可是有一天,他老了,他走到他真正爱的女子年轻时住过的小楼下举头凝望,她真情的眼神,盈盈的笑靥,在他心里仍栩栩如生,活色生香,宛若当年。他呆在那儿,良久,良久,无语凝噎。
 
  所以我以为那不是真正的人生,对得起自己的路。想做的事情,就去做。想要的东西,就去抢。做不到,抢不来,毋宁死。
 
  莫待无花空折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