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Force One

老片,但是很经典,大家一般都看过了。具体的介绍也不多说了
 
airforceone01.jpg

    《空军一号》有两大惊喜:
 
    第一,它塑造了一个十全十美的美国总统。不要以为好莱坞擅长歌功颂德,事实恰恰相反,传统美国片一向丑化自己的政府和政府官员,包括总统。
 
    倒是日本人入侵好莱坞后,开始为美国总统树碑立传。美国观众看后大笑说:这可不像我们的总统,瞧人家夫妻关系多好,也不逃兵役。总之,詹姆斯·马歇尔总统是理想的化身。在美国,他使人耳目一新。
 
    第二,影片的编剧手法没有越雷池一步,是地道的好莱坞套路:前奏埋下伏笔,几分钟时故事展开第一个环节,何时升温到第二个高潮,如此等等,一环紧扣一环。不仅结构是彻头彻尾的学院派,连故事本身也不乏先例,光是这几年发生在飞机上的险情已经不下三四部,而且以成功者居多。走老路对艺术通常是失败的捷径,但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缺乏新意的故事居然很引人入胜。
 
    本片墨守陈规却能成功,关键在于它细节非常丰富。我们看到总统打手机时接线员态度恶劣,手机的电池很快没电了,这些都是生活中常见的事,但看到堂堂总统也有如此遭遇,会引起百姓的共鸣。
 
    影片中的各种飞机--Jpg-15、C130货机、黑鹰直升机等,都是向美国空军租借的真家伙。空军一号则根据原版复制,其机舱内景在全美最大的摄影棚搭建(那里曾拍过《绿野仙踪》里的黄砖路),连小手巾的一角都印有“空军一号”字样,可谓一丝不苟。
 
    哈里森·福特扮演的动作英雄有别于史泰龙或施瓦辛格的角色,他不但能斗勇,还能斗智。当他说话时,没有那种漫画式或戏曲化的居高临下和威风凛凛,他的权威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
 
    盖瑞·欧得曼扮演的恐怖分子头目倒有几分夸张,他一边搜寻总统,一边发表爱国(俄国)高论,那神情让你捉摸不透他到底信不信自己的话,抑或只是用来吓唬别人的。
 
    葛伦·克洛斯的副总统虽然戏不多,但并没有走过场。至少有一瞬间,你能感觉她脑子里飞过一个念头:如果总统死了,她就能名正言顺接替总统。当然,这个第二把手也跟总统一样为人正直。但忠诚不等于愚蠢无知,任何人在那个处境都会想到这一层,只是不能溢于言表罢了。
 
    原本《空军一号》的上映档期刚好跟《泰坦尼克号》撞车。一山二虎,必有一死。后来哈里森·福特亲自拜访《泰坦尼克号》的老板,求他推迟首映日。恰逢豪华巨轮的后期制作时间太紧,于是从夏天推到圣诞节。现在我们无法知道这两个庞然大物相撞,究竟会撞沉全世界最有名的巨轮,还是撞落全世界最有名的飞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