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Off

经典的变脸,不多说了吧
 
1072.jpg

《夺面双雄》又名〈变脸〉是一部叫人难以忘怀的影片,甚至可以称它为‘经典’,尽管它并没有获得什么奖项,但在当年因它而引起的轰动和研究讨论却在影坛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时至今日依然是影迷们所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或者可以这样形容它‘如果你没看过〈夺面双雄〉就等于你没看过动作片’!
 
想要解析影片〈夺面双雄〉首先就必须得先了解导演吴宇森和联合主演的尼古拉斯·凯奇,约翰·屈伏塔。吴宇森是香港最著名的导演之一,1946年出生于香港,1986年自编自导了〈英雄本色〉,以至于在以后的很夺年中都成为了众多影坛中人所争相模仿跟风的对象。在这之前的十年被他自嘲地称为‘喜剧的十年’,其后执导的〈英雄本色2〉,〈喋血双雄〉,〈纵横四海〉无一不是动作片的典范之作。1993年成为好莱坞华人导演‘第一人’,相续拍摄了〈终极标靶〉,〈短箭行动〉,〈夺面双雄〉,〈至尊黑杰克〉,〈碟中碟2〉直到今年刚上映不久的战争片〈风语者〉等影片,并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他的最大的特点是解剖暴力。从美学的角度变换时空,把动作和过程分拆后重新组合延长播放,使其节奏发生改变,是蒙太奇在瞬间应用的极至。摄影机正常速度拍摄时为每秒24格,他在实际拍摄中除了使用正常速度外,还会在其它角度以每秒60格甚至120格的速度拍摄,从而使动作的精确和细腻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除此之外,双手持枪也是典型的吴氏标志。 吴宇森在进入好莱坞后没有放弃自己的电影风格,即使面对很会分类的,认为动作就是动作,不能接受动作片中加存在很重的感情戏的美国观众也没有放弃仁义侠气,浪漫情怀,美学暴力,他喜欢在演员演技中加入大量的暴力美学,真挚感情世界与细腻的心理描写,向人们展示一个个人情味的英雄。吴宇森是享誉世界的“暴力美学”大师,好莱坞最成功的华裔导演之一。虽然适应好莱坞体制是一种妥协,但其商业运作的成功对华语影坛的复兴具有借鉴价值。据说他有一个基本原则:凡是有损或侮辱到中国人形象的题材他一律不接拍。
 
演员尼古拉斯·凯奇在好莱坞的演技早在1995年的影片〈逃离拉斯维加斯〉中得到了最大的肯定,因此当年他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成为了奥斯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影帝。其向来擅长于饰演正派角色,他的眼神十分忧郁,看来不太像一个演员反而更像一个诗人。约翰·屈伏塔同样也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实力派演员。1994年就曾因影片〈黑色追杀令〉被提名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其演艺生涯一路坎坷不平,大起大落太多,所饰演角色大都以性格坚毅的死硬反派为最成功。
 
影片〈夺面双雄〉据说是花费了一亿美金拍摄而成。影片通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换脸术”塑造正邪难分、爱憎难辨的人物,使对立分明的是与非的主题更增添了耐人寻味的内涵。在这部影片中吴宇森依然延续着以前影片中正与邪,善与恶这两个自古就已经对立的方面,当然最终邪不胜正这是一个永恒的真理。但他又在影片中加入了以前所没有的浓厚的家庭观念的元素在其中,使得影片在很大程度上得以达到了完整。这也是〈夺面双雄〉与之前吴宇森影片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吴宇森将影片中艾肯辛(约翰·屈伏塔饰)的儿子被杀死后整个家庭就一直处于黑暗和被冻结中,辛和家人都无法承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女儿开始学坏,辛和妻子的性生活不和谐都是出自一种逃避心理所不自觉做出的事。而最辛苦的是辛,他身为一家之主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还要面对家人的无声责备又要不择手段地除去卡斯(尼古拉斯·凯奇饰)这个杀子仇人和家人的噩梦。这一些人物的潜藏心理被描写得极为清晰入目。而吴宇森又在片尾辛复元回家时在慢镜头运动下显得缓慢的身影穿过了迷蒙清晰的出现在门口时和当时的灿烂阳光都在暗示着一家人由于仇人卡斯的死都已经解除了自己的沉重盔甲和阴影,更接受了仇人的儿子成为家中一员。而在监狱中辛为妻子和女儿表现出来的极度愤怒和不安担心正是他逃狱的最大动力,出此外还有就是出于责任感,男人的责任感和道义。尤其是在救卡斯儿子时表现出来的人情观念和卡斯为弟弟两次绑鞋带处就足以表现出吴宇森为营造影片的家庭,亲人于情亲费尽心思。事实上吴宇森在影片中所有家人亲人在一起的场景都注入了极大的温情,进行了简单但却深刻的描写。而卡斯两次为弟弟绑鞋带的事所表现的兄弟之情也前所未有地创造了坏人一律都是只做坏事,只杀人害人的规律,创造了一个新的坏人也有亲人也有人情味也会为亲情而动的有血有泪的真实的坏人形象。
 
最值得一提的是凯奇与屈伏塔之间的精彩配合演出。两位大牌明星运用鲜明的个人风格,将人世间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推向极致。影片中两人易容之后的角色互换竟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良好表现。这是尤为难得的。凯奇把卡斯在安放炸弹后的接近艺术和疯狂的翩翩起舞和在误杀辛的儿子后那一刹那流露出的少许后悔与叹息之意既显出了角色的邪恶的一面,又表现出了其也有感情的一面,拿捏的恰到好处。而在角色对换后,两人就能在短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心理进入角色,这让人不能不称赞两人演技的高明。影片辛在易容照镜子一段凯奇表演得十分的歇斯底里,十分配合当时辛的彷徨无助心理。这监狱打架一段凯奇哈哈大笑,笑得十分地疯狂,并在笑的同时迷失在自我肯定与否定间,再突然清醒过来转笑为哭再笑,这一段的内心实在是表达得太出色,让人清楚了解到当时辛的心理转变历程。而屈伏塔同样也将一位对家人心怀内疚,极尽所能像抓住凶手的警察的内心畏惧与狂暴,温情心理抒发到了极好。在易容后做出的走路的姿势和动作都与前半段身份配合得天衣无缝。最棒的是两人在角色对换后气质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屈伏塔从正气凛然变得邪气十足,凯奇却是由一身具有邪恶魅力变得忧郁和易怒。而尤其成功的是尼古拉斯凯奇在影片中颇为动情的表演也打破了英雄不流泪的好莱坞定式。这是一次真正的极其成功的联合主演。
影片中的音乐,就是孩子戴上耳机后的音乐虽然不长,但节奏缓慢,抒情,温馨温暖,与当时的激烈交火在吴宇森的刻意为之下升华到了一种枪火不再存在的莫名艺术自我享受的意境中,这时的枪战在与电影音乐的对比中已经成为艺术,浪漫,美丽的境界。
 
吴宇森式暴力美学在这部影片中实际上得到了最大的展现,从而使之看来更具有艺术感激情的场面更多。这是吴宇森电影事业的另一个高峰。这影片中吴宇森打破了好莱坞影片中的英雄不流泪、不能死的成规,塑造了一个绝望的悲剧英雄 。他在片中找到了东西方世界共同崇尚的那种“人道精神”和“家庭观念”,并着重刻画了女性角色的刚强和温柔,这一点获得了女性观众的认可,许多从不看动作片的女观众也着迷于这部电影。与以往处理人物的风格一样,该片的主人公也处于正邪之间。 暴力在这部影片中不再占据主导地位,吴宇森没有再重复以前影片的子弹横飞还射不完,敌人总杀不尽的原始手法。美学成为了影片最大的享受部分,吴式暴力沦为修饰美丽艺术的成分。在影片中动与静、正直与邪恶交替有致形成了极大的享受。
 
吴宇森在影片中运用了比从前更丰富的电影手段与表现手法,来展现已经成为定式的动作场面。从而使得影片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人心的效果,并从创新与发展的角度上,将动作片这一历时久远的类型片种在视觉效果上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情感表现也形成了新的风格。影片中依然可见随风鼓动的风衣,停机棚枪战时四溅的火花就像烟花一样美丽灿烂。沙夏家中枪战一段在大量的运动镜头里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孩子戴上耳机音乐起仿佛让人置身于歌剧院中欣赏精彩十足的歌剧。镜子前两人对峙一段更是绝对经典之作。最后又照着老规矩在教堂决战,吴宇森再次给白鸽与上帝面前成就了自己。《夺面双雄》的成功就在于他成功的塑造了一个罪犯的形象,形象依然丰满,与美国电影中坏人形象的空洞不同。吴宇森很成功地将中国侠义文化与西方文化结合在一起,还在影片中使用了极多的慢镜头将动作场面,一言一行都在一种浪漫的氛围中。并且无论是在镜头的运动还是音乐的运用上吴宇森都找回了当年颠峰时期的最佳感觉,并超越它。
 
尽管很多人都认为〈夺面双雄〉不是吴宇森最好的影片,可我至始至终都以为这是最能展现吴宇森深厚导演功力的影片,最能展现吴式美学暴力独特风格的影片。这是一部足以永载史册的影片。

2 thoughts on “Face Off

  1. 南窗孔雀

    虽然当年《变脸》被《阿甘正传》挤下奖台。不过时至今日,其间的许多经典镜头依然被人们津津乐道。
    本来刚看完《变脸》非常有感触地想要写一篇影评。但是,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自己没有更多新鲜的东西可以写了。
    影片中也出现了一些硬伤。序章中,西恩背部被打中的部位在肩胛骨以上,摔下木马之后,伤口移到了背心。变脸之后,伊芙提醒西恩祭祀麦克。出门时是雨天,可是两人到达墓地之后阳光灿烂。墓碑上丝毫没有雨痕。
    但是,总的来说,《变脸》依然是一部经典的影片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