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3200 博客网架构师艰难浪迹于北京

博客网的架构师写的文章。写出了做IT的艰辛:
 
那一天,在我生活了 9 年的北京,在我曾无数次穿越过的地铁里,我居然迷路了

  那一天,在我生活了 9 年的北京,在我曾无数次穿越过的地铁里,我居然迷路了。
  我茫然地站在地下通道中间,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我身边经过,努力地回忆,我是谁,我正在做什么,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就在几分钟前,我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剧烈的头痛。那时候我还在地铁列车里面,听到报站的声音我茫然不知所措,在莫名的恐慌中我赶紧就近下了车。
 
  于是我找了个角落蹲了下来,不知道蹲了多久,后来我才知道大约蹲了一个多小时吧。我痛苦地冥思苦想,从脑中任何的蛛丝马迹来回忆。慢慢地,大脑中才逐渐有了线索,一点一点地从模糊中恢复了记忆。
 
  我叫辛亚平。我是博客网的一名所谓的“架构设计师”。我刚刚在机房安装完 FreeBSD 的服务器,正在往家里赶。从机房出来的时候,老张跟我说:“小辛,你这几天太辛苦了,熬了好几个晚上,现在服务器也装好了,你赶快回家休息去吧。”我进地铁前,还兴奋地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再过半个小时我就能到家了。
 
  我知道我是太累了。真的是太累了,恐怕只有铁人王进喜才能经受这么长时间在公司熬夜做程序,然后还精神饱满地跑了一趟机房把服务器弄好。
 
  我是博客网的一名员工。我曾经为此而深深地骄傲、踌躇满志地自豪。更令我自豪的是,我在博客网是一名老员工,很老很老的员工,从2003年10月博客中国还只是在互联网实验室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办公的时候,只有周永德一个人,一张破桌子,一台破电脑,那时候我就来到这家公司了。到现在,博客网已经蜚声海内外,曾经有多达400位员工,尽管前不久刚刚大裁员,但是还有将近300人。从当年马甸那栋破楼里面的一个小角落,到创业广场三层那间小小的拥挤不堪的办公室,再到后来博客网不断地融资、招人,而我的办公室也搬到了六层,从大厦的三层到六层,全都是我们博客中国的办公室。再后来博客中国改名博客网,再后来各部门飞速地膨胀,直到地震一般的大裁员。再后来,裁员的风波渐渐远去,方兴东开始积极地制定新战略。我很荣幸我完整地经历了这个过程,每一个博客网的历史性时刻我都在场,而且是作为它的一名员工,在我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地关注。
 
  还记得2003年末公司的年终聚会,全公司也就20人不到,在马甸那一家毛家菜酒楼,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儿,大家纷纷说自己来公司的原因。轮到我说了,那时候我刚来公司不久。我说,因为方兴东在这里,所以,我来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方兴东就坐在我对面。
 
  是的,为了方兴东的伟大理想,我来了,而且一来就是两年多。我刚来的时候公司还叫做互联网实验室,我对博客还没有很深的理解,我还经常和周永德、刘双桂下班后大谈电子化社会和知识管理,在那间小会议室的白板上画出一个又一个稚嫩的草图。现在,我自己已经写博客很久了,而且拥有不低的访问量,对博客有了深刻的认识和体会。博客,这个概念已经深入到了我的血液里。
 
  对于博客网的感情,似乎不是简简单单一个“热爱”所能够概括,尽管它后来带给我许多的伤害。或许,所谓爱,其实就是这样的。尽管有美好的回忆也有伤害,但始终忍不住强烈的牵挂。为它每一步我所认为正确的选择而欣喜,为它每一步我所认为的败笔而扼腕痛惜。这期间好几个朋友用很优厚的待遇劝我离开博客网,我一概拒绝;也有很多人想和我合作一些项目,我一概推托以“没时间”。久而久之,大家都说:“小辛收入肯定很高很高,没准是个天文数字,他不在乎这些小钱。”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和老婆过着怎样节俭而艰难的北漂生活。
 
  我也确实很忙,忙得顾不上身边的一切人和事。
 
  在博客网的前身——互联网实验室,那时候我就倾注了当时所能够拿出来的所有热情。做“互联网经济景气指数”的时候,据说有家非常财大气粗的公司当时也在关注这个领域,他们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日夜兼程地加紧开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机会了解到我是当时互联网实验室唯一的开发人员,而我这个唯一的程序员却令他们如临大敌地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耗资巨大来赶超。但是我更记得当时是怎样辛苦地做那些程序。2004年的那个五一,在别人还在休假的时候我为了开发中的一些细节还和当时的上司李康吵了很凶的一架,是由吴小莉亲自来劝架的。虽然争吵很厉害,但一年后我却很怀念李康。那家伙真是个才子,到现在这个项目都没有找到像李康那样合适的人来领导。我还记得那时候休息非常少,我的肠胃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坏掉的。现在每次熬夜久了我的胃就开始剧痛,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一次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那么多程序不可能是一个人那么短时间开发的。这是我的一些朋友看过这个项目后的评价。然而我告诉他们,就是我一个人,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
 
  2004年10月我进入到博客中国技术部。直到2005年初,我们技术部所有人,挤在创业广场三层那个小办公室里面没日没夜地处理老方频频的改版。于墩德宣布了一条纪律,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到十点以后。可是实际上哪有那么早下班的!差不多每次回到家都是过了零点了。那时候我手下有个可爱的小兵,陈福炜小兄弟。据说是老方从上海找来的技术高手。每天晚上我们一起打出租车回家的时候,整个北京都睡了。北京的夜景真的很美,白天所有的喧闹都化成了沉静。我们日复一日地写程序、改程序,每天9点到公司,晚上披星戴月地回到家,日子很枯燥,但大家都没有怨言。记得我有一天还和吴小莉在MSN上痛斥公司不给报加班费的做法,如果我报销了出租车费,我就没有加班费了。这件事只是一个小插曲,虽然公司始终在薪酬方面很不理想,丝毫也不能影响到我工作的热情。
 
  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对不起我亲爱的老婆的。在跟随方兴东的伟大理想的时候,我完全放弃了自己的私人生活。我不再和老婆甜蜜地度过美好夜晚,我每天只是零点以后才回到家,早上还抱怨她为什么没有早点叫我起床,夫妻间的精神交流已经基本当然无存。而我所能够给她的物质上的东西也一样地缺乏。每天我脑子里唯一的东西就是工作,真难为那么长时间她能够跟着我这个无趣的人始终不离不弃。我那时候只在乎工作,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是我第一个把XML技术引入到博客网的数据同步中去的。
 
  方兴东真的是个精力充沛的狂人,有时候我们还在改程序,仅仅过了两分钟方兴东就打电话过来责问刚才有个地方是不是没改好。已经是深夜了呀!于墩德每次接完老方这样的电话,我们连抱怨都顾不上就赶紧来纠正。老方或许是个只要工作不要生活的人,但是他一定不孤单,因为有我们这帮同样只要工作不要生活的人陪着……
 
  让我们牢记这个时期技术部的小伙子们吧,这些人作为博客网启动的火把,毫不吝啬地燃烧自己年轻的生命。但是随着这些人先后离职,随着公司频繁的人事变动,日后不知道还有谁能记得他们。在后来的日子里博客中国创造了那么大的辉煌,可是这辉煌是用这些人忘我的、不计个人得失地工作、不惜燃烧自己的身体健康而换来的。他们是:于墩德、覃健翔、钟子昌、闫春路、陈福炜、刘胜蛟、刘涛、吴应举。还有我自己,辛亚平。后来,向静、郝长宇这些人也来到了我们中间。那时候我最佩服的设计师就是邓子凌,我所见过的最好的设计师,真的很不错,也是工作非常非常辛苦的一个人,水平又高。可惜真正的人才方兴东都不重视。
 
  公司如我们想象中那样迅速地知名、迅速地扩大了。我们收购了blogdriver,招进来了许多非常厉害的人物。有一天于墩德在一次会议中忧心忡忡地说我们这些人可能面临极大的冲击,要努力随着公司一起进步以免被淘汰。但总体来说希望还是占据了我们的内心,那时候博客网开始表现出越来越大的野心,而我们也对公司发展已后我们的回报深信不疑。
 
  在2005年这疯狂的一年,一度辉煌的博客中国死了,涅磐了的博客中国变成了博客网。这就是我们在2005年做的最大的一件事。记得7月的那天我和我的团队,以及整个公司,都彻夜未眠,我们所有人一起完成了从博客中国到博客网的转变,对此网上有很多不同的评论,但我们作为技术上执行的人是跟本无瑕去顾及那些有趣的言论的。第二天早上所有人穿上印有博客网标志的T-Shirt照了一张具有历史意义的照片,然后王吉鹏写了很长的一封邮件感谢大家,列了很多人的名字和事迹,我注意到我的名字并不在其中,但是我一点也不在乎,狂热的战斗热情取代了所有的疲惫。
 
  但从这时候起已经陆陆续续有老员工离开了。那时候往往听到谁又走了,心里很震惊。再到后来,那种震惊已经很不强烈了。新来的员工似乎一个比一个厉害,可是我还是很怀念那些离职了的老员工,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忘我的精神,他们对互联网的理解,他们对博客网的精神,新来的员工一个都比不上。然而我们这些“老家伙”开始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和我一起合租房子的小伙子,也是个程序员,刚开始听说我在博客网工作,五体投地地佩服。可是过了不多久,老婆就开始频繁地跟我敲边鼓:人家刚毕业的小伙子,每天准点上班准点下班,工资还比我高,而我似乎永远加不完的班、熬不完的夜,才拿着那点可怜的工资。老婆不懂互联网,她所看到的博客网仅仅是每天让老公这么累却工资那么低。虽然心疼我,可是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那么恩爱的我们也开始了争吵。
 
  渐渐我发现在公司开始要不到资源了!都说博客专栏是公司拳头产品,可是向来投入的力度却是最低的。公司的期望值很高,可是人员投入却少得可怜,招人的计划中途被砍了一半。是因为我战斗力不够高吗?我一直努力创造着奇迹,原本一个月才能完成的项目我只被允许用两周,原本一周才能做的程序只给三天时间,我疲惫不堪地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是我的技术不够好吗?我开始很卖力地学,向我周围所有的牛人们学习技术。我学了Java,我还学了Linux和FreeBSD,我还学了一些Perl和Postgresql……我学习的热情和我工作的热情一样高涨。
 
  2005年国庆,就在我开发新博客专栏的时候,十月一日,公司“梦之城”封闭开发团队给我打电话,他们有一些问题搞不定了。当时电话里简单地给他们说了一下,满以为他们肯定能摆平了。十月一日的晚上,我和老婆久违地出去逛了一圈,那个晚上真的好幸福,真希望从此能回复到正常人的生活中来。工作以外,陪陪老婆散散步,这简直太美好了。可怜的女人!这么久了,我不曾当一个称职的老公,在精神和物质两方面都非常亏欠她。
 
  可是平静的生活就在第二天被打破了。“梦之城”团队火急火燎地开出车把我接到了昌平一个宾馆,他们封闭开发的地方。说实话,我太羡慕他们做开发的条件了!那么多人,住那么好条件的宾馆,封闭开发,排除一切外来干扰。同在一家公司,博客专栏的开发却如此寒酸!仅仅是口头上被强调多么重要,却不给足够的人力和时间,还要被公司一些很琐碎的事情所干扰,根本不能安心做开发。天壤之别啊!
 
  可是他们现在居然也有搞不定的问题了,虽然他们里面牛人很多,却不得不把我这个公司已经逐渐逐渐淡忘的人叫来了。是卢亮亲自打电话给我的,我觉得很荣耀,公司什么时候把我当作技术高手对待过?我似乎只配做一些低技术含量的项目。但是现在却当作高手派来解决问题来了。就冲公司的这种重视,我知足了!
 
  可是那是怎样的一次技术支援啊,“梦之城”的开发中遇到了如此之多的问题,我刚被接到封闭开发的宾馆的时候以为最多一天就解决了,结果却从十月二日一直呆到了十月六日。真是的,干嘛不早说要这么久呀,我离开家前跟老婆连道别都没有,也没带剃须刀,等我十月七日回到家中的时候,憔悴得几乎认不出来了,胡子那么长,简直像个野人一样。那几天“梦之城”的研发组长王刚每天只休息四个小时,我休息的时间比他也多不了多少,已经完全成为了“梦之城”开发团队中的一分子。有时候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想回家看看老婆,可是没有机会。手机没电了,和老婆的联络也中断了。
 
  终于到了十月六日下午基本忙完了,这个十一长假也即将过去了。但我还有最后一项工作要做——公司没有比我更懂Win2000的人,运维部门敷衍了事,我只好去充当了一次运维。几天没好好睡觉了,服务器的问题又特别麻烦,那天我在寒冷的机房一直呆到深夜两点,一个人解决了五台服务器的问题。等到回到家中已是半夜,回到家就开始高烧不断,在以后的一个月里我过两天就要发烧一次,一个多月我精神上都萎靡不振。国庆长假过后同事们都精神饱满地休假回来,没有人注意到我刚刚度过了多么疲惫的七天。“梦之城”团队可以休息了,但我还要投入到我自己的开发项目中来,这个项目同样任务是很重很重的,只有我一个人来做,没有其他任何人协助我。没有人关注地问一句:小辛,你是不是太累了……
 
  更莫名其妙的事情还在后面……我们这些一直维护者公司频道的程序员被调离技术部,成为了内容部专门的技术支持。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居然不重视技术到了这种程度。其实我们还在做开发,但我们已经不是技术部的人了。作为的“技术支持工程师”,我们的工作任务没有丝毫减少,说话的分量却大不如以前,工作中种种的不如意,只能互相诙谐地打趣苦中作乐。运维居然公开表示,不支持Win2000的服务器!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们可是有Win2000平台上的产品在运营中呀。于是我时不时要充当一下“SA”的角色,当然了,这是义务的,仅仅凭着职业道德去做。申请新专栏的服务器,从申请到最后解决居然长达一个月!新专栏的开发就是这样跌跌撞撞地进行着,等服务器终于解决,勉强可以上线了,方兴东叫我和宋涛、古川、陈敬宏去开了个会,仅仅几句话功夫,公司就决定不要新专栏了!我默默地从会议室出来,把服务器上新专栏的代码删得一干二净,一边删,心里一边流泪!
 
  原以为从此我可以消停了,随后博客专栏就遭受了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入侵。其实旧的那一套专栏系统的隐患我早就提出过了,而且在新专栏中这些问题也都解决了,但是我做的新专栏公司不用,所以我们还在用着旧的系统。可是旧专栏终于还是因为缺乏有效的服务器维护而被攻击了。为了恢复服务,又是整整两个不眠之夜。
 
  随后,方兴东发话了,互联网实验室要做门户!谁去做?任务又责无旁贷地落到我身上。用一个团队耗时至少两个月才能实现的复杂的门户级CMS,我只有4天的时间去做,那几天我几乎没有睡觉吃住都在公司,到第4天的时候主体功能具备了,我却再一次病倒了,让那么多人等我,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休息了两天我又来到了公司,花了一天时间完成了CMS的后续功能。这是一个被笑容赞叹不已的CMS,代码写得非常完美,但它也耗得我筋疲力尽。在这期间我还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和老婆闹了很大很大的矛盾,我真的很对不起她,都怪我没本事,说服不了公司给我加薪,但是我们的经济压力却很大,生活变得非常困顿。那几天和老婆几乎到了要分手的地步,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因为这件事影响CMS的开发。
 
  今天我在网上发了一篇小短文,叫做“IT人都是活雷锋”,好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有网友说:“似乎你不该发这种牢骚吧,你挣的难道还会少吗?”我惟有苦笑。我做的事情很多,可是我挣的真的很少。
 
  我很爱博客网。我工作很努力。技术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所以我很努力地学习,我又看.NET,又学FreeBSD,又学Linux,唯恐公司嫌我跟不上时代。我也曾很努力地去当好一个Team Leader,每一位在我手下当过小兵的人都非常喜欢我的领导作风。我也很维护博客网的名誉,为此我曾在网上和某人激烈地辩论,就因为他的论坛里发布了不利于博客网的言论。我把所有的个人时间投入到工作中来,来应对那一个个拼命压缩了时间的任务,尽管很多任务的意义并不大。
 
  我过去志向很高远,我16岁就在看《相对论导论》,希望能成为一代物理学大师,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创业搞过软件公司,被同学称为IT狂人。可是我现在的志向很现实,我只要在博客网好好工作,公司发展了我也能得到发展,这就够了。我也很爱国,尽管这个国家让我为买房付出了那么多代价。我也爱北京,虽然我最熟悉的北京不过是它那寂寞清冷的夜景。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老婆,这两年来,我陪伴她的时间那么少,为这个家的经济贡献这么低,她居然还不离不弃地爱着我。

1 thought on “月薪3200 博客网架构师艰难浪迹于北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