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abi

又是一部法国片子,剧情感觉似乎没有什么内容,但是音乐和动作比较cool:)
似乎我的sony dvd对d5的碟兼容性不怎么样,d5总是读不出,郁闷哈
 
0281364-100235-65417.jpg

        于贝尔(让-雷诺饰)是法国巴黎的一个警察分局局长,他机智勇敢,嫉恶如仇,战绩斐然。然而由于工作方法粗暴,无意中得罪了上司,被强令休整二个月。
 
  十九年前于贝尔被派往日本工作,与日本女警小林米考相恋,并共同幸福生活了八个月。不料一天米考不辞而别,给于贝尔的心灵留下了创伤,至今仍孑然一身。他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如今却被强令休假,这使他深感闷闷不乐。
 
  正当这时,于贝尔接米考的律师伊西巴西的越洋电话,声称米考日前在东京病逝,留下遗书,把所有财产赠给于贝尔,要求他火速赶往东京接受遗产。
 
  于贝尔伤感地从律师手中接过一只盒子,打开一看:一把钥匙,一首他当年写给米考的情诗及一张他身着警服的照片,照片反面留有米考的笔迹:“在哪儿开始,在哪儿结束。”同时律师告诉于贝尔,米考的唯一心愿就是求他照好他们的女儿小林于米(广末凉子饰),直至她成年–二十岁那天。
 
  于贝尔从未料到他竞会有一个只差两天就满二十岁的女儿,加之于米性格外向,敢怒敢言,扬言要杀死抛弃她们母女俩的那个混蛋父亲,令于贝尔不敢当即表明身份,只表示是她妈妈的朋友。
 
  在与米考遗体告别时,于贝尔发现米考鼻翼下的晶体与指甲里的污泥,顿觉可疑,随即采集,并要求他的老搭档,情报局的莫里斯警长立即送去化验。化验结果显示晶体是剧毒品氰化物,由此证明米考是被谋杀至死的。
 
  为了便于于米的生活,于贝尔欲往她的帐户上存些钱,岂料他发现于米的帐户上有两亿美元的存款。联想米考的被谋杀,于贝尔断定另有隐情,决心与莫里斯通力合作,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
 
  于米生性活泼,但花钱如流水,她白天大肆购物,晚上又去夜总会狂欢。为了于米的安全,于贝尔警惕地陪伴在她的身边,并与跟踪的黑帮夕徒交火。当于米指责于贝尔轻率杀人,并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时,于贝尔只能如实相告,黑帮的目标是对着于米的,他只是在保护她。
 
  黑帮头子卡塔那瓦终于露面了,他声称于米帐户上的两亿美元是他的,只要如数归还,他们父女俩从此就能享受天伦之乐。至此,于米终于得知于贝尔是她的生父,她愤怒地冲向于贝尔。于贝尔深情地叙说原由,父女俩才冰释前嫌。卡塔那瓦凶相毕露地绑走了于米,只要再等九小时,到了于米二十岁成年时刻,即可签字提款。
 
  莫里斯从米考的个人档案中,查明她是奉命打入黑帮卧底的真相。于贝尔终于明白米考十九年前不辞而别的苦衷,他无限感慨。在与莫里斯分析案情的同时,于贝尔大口地吃着那绿色芥未,如同吃着香甜的奶油,令莫里斯惊讶不已。
 
  于贝尔从米考的留言:“在哪儿开始,在哪儿结束”得到启发,他恍然大悟,立即与莫里斯赶到他当年与米考定情的地方–京都,在寺庙祈愿牌子上找到米考留下的亲笔信,她深情地表白是为了公务才被迫割断个人的感情,但这颗心永远忠于于贝尔,并希望他和女儿从此过着幸福安定的生活。
 
  于贝尔两人十点钟在银行开门之际赶回了东京。当卡塔那瓦胁迫于米签字转帐时,莫里斯使计将巨款转到了于贝尔的帐户上。于贝尔亲自将一群黑帮制服,并在日本警方的配合下一举全歼黑帮。
 
  于米在机场依依不舍地送别刚刚相认的父亲,于贝尔将米考十九年前送给他的定情物–一支漂亮的钢笔转赠给女儿,并约定一个月后再相聚……
 
电影评论(网络文字):
 
 与吕克·贝松有关的另一部《的士速逮》(TAXI2)相比,《绿芥刑警》在各方面都显得温柔多情,凡是吕克·贝松为别人写的剧本都令人不以为然,剧情在影片中仅仅是一个铺垫的过程,也已经成为他担任制片的特色。所以,在影片中制作人惟一关心的就是如何提升电影的娱乐性,完全放弃对思想深度的探讨,排除那些不应该出现在这部影片中的元素,直接去追求充满轻松笑料的娱乐精神,这种彻底的商业主义拍片手法,才是本片的精髓所在。
 
  一个痴情的法国中年男人和异国的日本少女的关系,这种搭配已经为影片埋藏了绝妙的可塑性,完全是另一个版本的《这个杀手不太冷》,尽管我们在影片结束时依然对这些剧中人物的来龙去脉所知甚少,但对比起影片的娱乐性,剧本的缺陷已显得不重要。让·雷诺与日本偶像明星广末凉子的几段煽情戏,确实有点看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