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谁在享受中国富人区?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俞悦
2006年7月7日 星期五

办入住的时候,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教导我们说,我们这里——北京朝阳区的一个住宅楼盘,是富人区,业主非富即贵。总之,能买得起这个房子的都是高尚人士。

出得门来,我和老公面面相觑,老公问我,你是富人?

我摇摇头。仔细打量老公,觉得他也不像是富人。 是的,我们俩都不是富人,靠着打工的薪水挣一点小钱,总算是集腋成裘,买了个还看得过眼的房子。但鉴于住进了富人区,周围的邻居都是些成功人士,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俩情不自禁地展开了寻找富人的行动。

可惜世上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左邻右舍,个个早出晚归,行踪诡异,邻居家的灯光时亮时熄,光影游动。反正到目前为止,也没见着一个真摸样。倒是我们傍晚散步时,不时走过一个遛狗的人,看那狗,品种高贵,神清气爽,到像是条富狗。可那牵狗的人,实在不像是富人,一问才知道,她们不过是富人家里的小保姆。

于是,只好继续我们的寻找富人之旅。

在社区的饭馆里吃饭,终于看到一对珠光宝气的人儿。我和老公交换了个眼神,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富人吧?过了一会儿,那对人儿突然和服务员争执起来,情绪激动,声音高亢,细听之下才知道,原来是他们要的一个菜出了点问题。那位夫人要求饭馆免单,从服务员到领班甚至经理被轮番训斥,双方的舌战长达40分钟。我和老公再度交换了眼神,这就是传说中的富人吗?出来的时候,老公说,这可能就是人家能成富人的原因吧。总之,我们仍然没有见到符合想象的富人,直到有一天——

那一天,预订的各种家具和电器都送来了,产生了很多可回收的废品。众所周知,我们这个社区的废品,实行的是专买制度,也就是说,整个社区的废品,都必须而且也只能卖给一个人。我从物业公司那里探得了那个人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中总是传来“现在忙”的声音,一小时之后才终于拨通。听了一会中国当下的流行歌曲“吉祥三宝”的手机彩铃,一个低沉的声音:“请问您找谁? “我找……”,斟酌了一下词句,我回答说:“我找收废品的,杨先生。”

“我就是。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他仍然彬彬有礼,听了我的请求客气地说:“哦,我这里很忙,我现在在1号楼,一会还要去4号楼,估计晚上6点能到您家……”

6点,有人按门铃。开门见一中年男子,西装革履,一付接近成功人士的摸样。“我姓杨,请问有废品吗?”

我连说有有有,一面把废品点交过去,一面估算大约的价格。按照我们在原来住处的行情,我估计这些东西值三四十0元。杨先生伸出手翻弄了几下,看定我的眼睛,报出了他的价格。

3元。

我老公沉不住气,说:“你弄错了吧?”

“在这就是3元。这里可是富人区。”

按照这位杨先生的逻辑,如果我们不接受他的价格,我们就不是富人;如果我们不是富人,那我们也没资格住在这个富人区。难道在这个所谓的富人区,一切都在升值,只有这废品在贬值?就这样,在后来的几个月中,杨先生继续以低价顺利进行着自己的生意。尽管我很愤怒于这种废品回收的垄断,但也无能为力。因为我知道,这个现实,在我搬来以前就存在,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会改变。

在我和我老公看来,杨先生具有成为富人的所有必要条件。首先,他占有了垄断性的公共资源,至于他怎么占有的,应该是不可为外人道也的核心机密;第二,在占有资源以后,得了便宜坚决不卖乖,将利润作到最大;第三,凭借垄断性资源,他还真可以不把客户当客户,从而成为客户的老板。所以我老公说,杨先生才是这个富人区的富人。

有天晚上,物业公司来收物业费。我家对门的房子一直空着,据说是被一名神秘人士买走了,这名神秘业主,至今也没有露过面,搞得物业也很苦恼。

物业的人刚走,我和老公就交换了一下眼神。

谁是那神秘人士?我们俩心里,同时有了答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